职业教育不是“次等教育”

发布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9-07-03 18:18 访问量:77次

职业教育不是“次等教育”

发布时间:2019-07-04 15:29 来源:

深圳特区报

  高校招生正在展开,人民网转发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文章,今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,不仅拓宽了高考生的升学选择面,还使退役军人、失业者、农民工、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获益,他们可免于文化素质考试,由各校组织的职业适应性测试或职业技能测试,通过后可录取就读。

 

  在中国,发展高职院校,目的不仅是做大教育产业或事业,甚至也不仅是获得高素质职业后备队伍,壮大国家的人力资源,而是实现每一个人的发展,为每一个人的发展和成长提供条件和渠道。一切教育,其实都可以这样认识。从幼儿园到大学,各级教育是按成长阶段对人进行培养的;从普通高校到职业院校,各类教育是按照职业方向进行培养的。

 

  一般地理解,职业必然要成为每个人最重要的人生经历,因此所有为职业而进行的教育准备,都是面向职业的,也就都可以理解为职业教育。不管一个只是初中毕业的人,还是读完了博士的人,终归都要就业,成为职业人员,这就使所有的教育都具有了职业面向的成分。

 

  狭义地理解,职业教育指在普通教育之外,直接面向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进行的教育,包括相应的知识、技能和职业道德。这就是我们日常使用职业教育一词的场境。这一类教育整个社会的需求极大,但一段时间并未成为教育的热门。原因有多个方面。传统上这类教育大多不是通过学校,而是通过师徒关系来传承。比这更古老的观念,是认为这根本用不着教育,只需要“熟能生巧”。

 

  但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,在“进身阶、敲门砖”的教育理解中,和整个社会在人生规划的偏差性共识下,职业教育变成“次等教育”,不被人选择。每当人们说起“人才”,脑子里马上能画出的像,往往不包括穿工装的人。从幼儿园到大学,人们一般的人生设计,是通过普通高等教育而获得充分发展的前景,而职业教育则似乎使人一眼能够看到整个人生的“蓝领”属性。

 

  无论最古老的劳动还是最现代的劳动,其境界都体现在“工匠精神”。现代劳动还对知识、技能、学习能力、创新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职业教育冷门化,接下来就是技能性人才的缺乏,技能性人才基数不够、尊重缺乏,使“大工匠”也很难产生。这后面就是技能性的劳动受到轻视,工匠精神在社会中沉落,技能性劳动的价值不被认可,普通人的人生不被肯定。

 

  职业教育扩招,还不足以使职业教育成为热门。整个社会,需要更新人才观念,真正看到“行行出状元”;需要更新分配机制,大工匠的工薪不见得一定要低于高管;需要更新管理制度,使技能型劳动能够可望可及地成为“八级工”、“高级技工”;需要更新社会环境,使能工巧匠像“专业人士”那样得到尊崇;需要更新教育观念,将教育作为因材施教、有教无类的工作而不是“区别高低,低能者才读职校”;需要更新社会评判,使所有经过劳动而自立的人都有价值感,而不是只把某些劳动视为有价值。

 

  古代社会的内生秩序来自等级认同,现代社会的内生秩序来自社会平等。“只有分工不同,没有高低贵贱”,只有这既成为信念,又成为现实的机制,我们才有望看到普通人产生内在的价值感,每个劳动者产生内在的骄傲感,这样才会有职业平等、职业教育热门的结果。

 

联系我们